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婉铱视角

 
 
 

日志

 
 
关于我

借这么个平台,好好享受创作这个过程,希望自己能达到清净无为的心态,圆一场自己与自己的倾诉。

网易考拉推荐

徽州故里--------婉铱视角(结束篇)  

2009-04-04 23:17:39|  分类: 徽州之行(江西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徽州的繁华已成为过去, 源渊流长的徽州文化:徽派建筑、徽州村落、徽州民俗、徽州宗族、徽商、徽州历史名人、徽派朴学、徽州戏曲、新安画派、徽派篆刻、徽派版画、徽州工艺、徽州刻书、徽州方言、徽菜等等就这样散落在那些宗祠、戏台、家谱、风俗和民谣之中。因而黄山脚下的歙县、黟县、休宁县、屯溪区、绩溪县、江西境内的婺源县等等它们一个个就像谜语一样在大青山里年复一年地沉默着,让过去的历史在沉淀着。

当我们后人走过这一片片田园和古村落时,也许我们会面对一座座废弃了的或烟薰火燎的老房子寂寞无声地站在你的眼前,像年老色蓑的弃妇而会有着深深的悲戚……也许你偶尔还能看到有几个老人在门前晒太阳,浑浊的眼神里有的只剩下对世事更叠的冷漠与无奈而会有着长长地惆怅……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也许我们依稀还能看到墙壁门楣上的一些字号,会诱发我们所有关于从前繁华的想象:驿站里匆匆而过穿着长袍的神秘人、坐着轿子招摇过市的官人,采药行医的隐士、吟诗作画的艺人、青楼里如花的美女、以及成群结队的商旅。仿佛还闻到了昔日穿梭在古巷子里的气味:锦缎细软如香水的芬芳、宣纸徽墨如笔尖的暗香、还有文弱书生油纸伞上的桐油味和白藤箱里的书卷气……今天看来,即便留下这些破败朽烂的老屋、空寂僻静的古村、残破荒凉的祠堂、空无一人的老街。但他们却像一座石刻的雕塑一样,凝重而立体。更像一部厚重的自然精髓与民俗文化的水墨长卷,古朴而幽深。也就是因为有了这种溃旧的残缺和联想,使它更具一种审美的价值,更能打动人的内心。在这片熟稔亲切的生存场景中,你都会找到家园的亲近感和文化的认同感。它会唤起你对童年时的童话里有过的月光的回忆;一声浓浓的地方乡音,那怕听不懂,都能唤起你思乡的情怀,一句粗犷赶鸭的呦喝声,那怕不习惯,都能唤起你对父老乡亲的牵挂。一阵飘远优柔的笛声,那怕那么微弱,都能唤起你怀旧时的离情别绪。在不经意间,都会让你肝肠寸断。

九天的时间,朝着花开的地方我恍若在画中走过了徽州;走过了花一般美丽的徽州,走过了画一般诗意的徽州,走过了不忍惊扰你宁静的徽州,走过了恬静安详的徽州,走过了群山环绕的徽州,走过了溪水之畔的徽州,走过了古樟环抱的徽州,走过了朴素精致的徽州,走过了……走过了……不舍地走过了这宣纸上的地方。生生的感觉:人,在画中行。画,在景中动。这份不能忘却的映像。即使现在回想起来依然恍若隔世,蓦然回首……分明已成那画中人。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徽州故里(结束篇)---婉铱视角 - 婉铱 - 摄于 

 

 

 

  评论这张
 
阅读(612)| 评论(4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